ZhYuaiser

做一个像粥般温柔的人

【携君同归】(02)忘羡生子非ABO

OOC是我的,人物属于秀秀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“思追?”“……?”蓝景仪朝着蓝思追眨眨眼睛,蓝思追不解的皱起了眉头,正要说什么,目光往后一转,慢慢俯下身子“含光君。”“嗯。”蓝忘机朝着两个小辈点了点头,“魏婴还在睡,莫打搅。”便迈着步子下了客栈去端吃食。
“这…今天晚上的事,老祖前辈还去不去了?”蓝景仪略有不满地说道,“再等等吧。”蓝思追拍了拍蓝景仪的背,“嗯……”
“魏婴,醒醒。”蓝忘机轻轻拍着魏无羡的肩,“二哥哥~等会儿,一会儿就好,你乖咯,再睡会儿”魏无羡眼也不睁,胡乱地在蓝忘机脸上乱啄了几口,咂咂嘴,“魏婴,正事。”见人不顺,魏无羡也只能自讨没趣一个鲤鱼打滚便翻了起来,“知道了,二哥哥”还如同撒娇似的蹭了蹭蓝忘机的脸。
出了客栈,集市热热闹闹的,魏无羡天生爱闹爱玩,自然是闲不住的。“这位姑娘,你可知道刘宅在哪吗?”不过也没忘了正事,“你,你往西边走两里,便可看见”姑娘脸红的低下了头,“哈哈哈,姑娘不仅人美心也善!”魏无羡打趣道,没人知道,蓝忘机袖中的手微微收紧…
四人通过姑娘的指路,便来到了大门,“啧,好大的怨气,小景仪,你可有的忙咯~”便自顾自的走了进去,蓝忘机尾随其后,两小辈默默跟上,“难怪呀…风水这么差,不招鬼才怪”魏无羡环顾了一周,“不过这样才好玩嘛”两小辈对视一眼,果然,魏前辈还是魏前辈。
亥时,蓝忘机与魏无羡坐在木椅上,蓝景仪和蓝思追坐在圆椅上,“一会出去,景仪就站在走廊上,思追站在大门,至于我跟蓝湛嘛,就在里屋,我等你们的好消息呦”魏无羡俏皮的眨眨眼睛,伸了个懒腰,哈欠连连,“是。”两人便出了门,魏无羡朝床榻走去,恍惚间听到一声婴儿的嬉笑声,皱了皱眉,若无其事的撇了一眼床头,便往回走。“二哥哥~”话音刚落,便窝在了他的怀里
,“嘘,小点声,有人在。”这句话说的极小声,只有两人听得见,魏无羡起先没感觉,后来便发觉自己二哥哥搂着自己越来越紧,不由得心里发笑…“二哥哥,你这是要…”“铛!!”话没说完,便被外面的打斗声打断,两人立即会意,“唉!小景仪!小点声,我跟你们家含光君说着话呢!”“可…老祖前辈…”蓝景仪简直欲哭无泪。
“你的。”蓝忘机突然出声,“哈哈哈哈哈,对,我家的含光君”魏无羡反手抱住蓝忘机,情意正浓之时,那鬼婴突然一阵啼哭,“爹爹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爹爹…不要打…”“糟了…蓝湛!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”这时蓝景仪那边也撑不住了,“咻!”一只羽箭从天而降,直直的插入地面!随之落下的还有一片金黄,金凌?!!
“切,魏无羡呢?”见来者不是自己心心念念之人,语气便更加不好,“我凭什么告诉你啊!”“你!…”金凌气结,也不好说什么,径直推开他,朝着里屋走去。
那鬼婴还在啼哭不止,蓝忘机也意识到了什么,抬头看了一眼鬼婴,神奇的是,那鬼婴好像看到了什么玩具似的,不再啼哭,“蓝湛,共情吧,希望事情不会跟我们想象的一样。”如今忘机琴与陈情皆不在身边,也只有这样一个办法了,“用我的血吧”蓝忘机不等魏无羡回答,用避尘划开手指,“哎呦,二哥哥呀!”魏无羡用嘴巴含住手指,调皮地用舌头舔了舔,“怎么能让二哥哥来,用我自己的…”说完,亲吻了一下蓝湛的额头,进行共情。
蓝忘机接住魏无羡无力的身体揽入怀中,希望你能平安归来,魏婴……

【携君同归】(01)忘羡 生子非ABO

大家好!这里是新人YY,非常臭不要脸的说,人好易勾搭,亲切超可爱!在这里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,多谢大家指教啦ヽ(○^㉨^)ノ♪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正文:
   “呼…呼…啪啪!!”“跑…快跟上,跑…”“刘少!拦不住啊!再这么下去,我们都完了!”话音刚落,被唤刘少的人一个猛回头,映入眼帘的却是脸上数道血痕,下半身只剩骨头的婴孩,血泪一滴滴溅在他脸上…“爹爹,咯咯咯,爹爹…”
“啊啊啊啊啊啊”他猛地坐起,“呼…呼…呼……”这个声音,又来了!“谁…谁在哪儿!出来!”若是换作平常男子必定有威震力,可颤抖无力的声音却好似在求饶,“夫君,是我。”夫人?!他惊喜的下了床,连滚带爬的跑了几步,却又一怔。“夫人…你不是回娘家了吗?”户外一片寂静,顷刻间又想起了一阵尖锐的尖叫“快开门!有鬼!鬼来了,快放我进去!!”“呼…呼……咯咯咯,我要爹爹陪我玩,爹爹可不能再抛弃我了…咯咯咯”
“我…我不要!!!!!”
路人甲:“唉…刘家这么一大户人家,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,竟然一下子全部灭门了!”
路人乙:“啧啧啧,人在做,天在看,不得善终!不过我听说呀,邻户那几家夜里常常听见小孩子在那里叫,多骇人咧!”路人丙:“哎,我说你们两个行了!吃饭吃饭!哪来那么多事儿?”“切…”
“来,四位客观,梨花酿。”小二小心翼翼地把酒搁在桌子上,见了一身玄衣者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,便灰溜溜的走开了。那人微微侧耳,聆听片刻,便扬起嘴角,这一笑不似身边那位白衣人清冷似仙,倒像是如同宁夏中的菏莲里那一抹殷红,如夕阳最后一抹红晕在天空慢慢渲染开来,杏眸映着斜阳,好生漂亮,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蓝湛,看来我们又有的忙了!”此玄衣者正是魏无羡。“嗯。”蓝忘机虽然脸上并无他色,手却悄悄环上魏无羡的腰,把他轻轻扶住了,“魏婴,别闹。”“哈哈哈,二哥哥,我哪闹啦~”边说头边往蓝湛耳边凑,“我没有闹啊,夫君?”只觉自己腰上搂着的那只手,微微一紧,便无其他,魏无羡抬眼一看,自然也看到了自家二哥哥嘴上不说什么耳垂却粉红一片。不由得觉得心里更加畅快,捧着肚子笑得更开了。“魏前辈,含光君,这件事我们管不管?”蓝思追看着两人动作脸色微红问道,“哈哈哈,管!当然管!”魏无羡用圆袖抹了把泪,便接道,“今日就启程,晚上便到,吃菜吃菜…”“可…魏前,唔!”蓝思追还没问完,便被筷子菜堵得说不出话来,“咳咳咳” 瞬间脸被辣的通红,“噗嗤”蓝景仪悄悄瞄了一眼,还是没忍住的笑了出来,这不笑还好,这一笑啊,魏无羡便把目光转向了他“来来来,小景仪,今天你多吃点,晚上可是你打头阵!”“什么?!!!咳咳!”蓝景仪一听,便呛到了,“老祖前辈,怎么,怎么是我呀!”“自然是你,上一次可是思追,下一个便是你,你说是不是啊含光君?”魏无羡一倒,便倒在蓝湛怀里,抬眼对上他的目光。“嗯。”蓝忘机应道。“可……可…”蓝景仪正要说什么,一抬头便看见蓝忘机的眼神,便一改口“我突然想起我上一次夜猎笔记好像没有做好,思追,快过来帮我看看!”别拉着蓝思追头也不回的走了,哦,还顺带上了小苹果。
“哈哈哈,太有意思了,这俩孩子太可爱了!蓝湛蓝湛,哎呦我快不行了,哈哈哈…”“魏婴。”“怎么,二哥哥,我现在是笑也笑不得啦?二哥哥管的真多,姑苏蓝氏家规啊,可真是磨人,要是被蓝老头看见你跟我混成这副样子,还不得气死!哈哈哈”“魏婴…”“怎么啦?怎么啦?怎么啦?难道我说的不对,唔!”蓝忘机无法,只好以吻束语,细细浅尝着魏无羡的嘴唇,可总算是把这种喋喋不休的嘴给堵上,魏无羡也无比主动的搂上蓝忘机的肩,蓝忘机会意,打横抱起了魏无羡,走上了客栈…